白天輕吟香頌;晚上驚聲尖叫

大約是 2002 年,來自法國的 Kader 和美國的 Andy 、加拿大的 Anthony 、台灣的 Jeff 一起組了個重金屬地下樂團 — The DeportedAndy 2001年在本小店購買了一台 iBook G3 600Anthony 有一台 Mbox,當這群人要用 Pro Tools 5 編錄作品時,發現 iBook G3 不夠力。Kader 從未用過蘋果,也不熟電腦操作,但為了玩音樂,順便增進電腦應用知識,他自告奮勇想買一台 PowerBook G4 讓樂團使用,希望借由和懂 Mac 的團員互動逐漸熟悉 Mac OS X 和音樂數位編輯過程。
Kader 在師大法語中心教法文 ,其他團員也住在附近,所以每週 1~2 次,它們選擇在師大附近練團聚會。某日下午練團結束後,Kader Anthony 一起來到小店 MacCare,二人一進門就走向大露台。Anthony 站在露台牆邊望著對面師大分部的校園說:「You’ve got some place! 你這地方真不錯!你介意我們樂團來這討論事情嗎?」小店的 Eddy 回答:「歡迎啊!很多客人都這麼說,上次還有一群搖滾樂迷來這辦欣賞交流聚會呢!」
Kader 在師大法語中心教法文 ,其他團員也住在附近,所以每週 1~2 次,它們選擇在師大練團聚會。某日下午練團結束後,Kader Anthony 一起來到小店 MacCare,二人一進門就走向大露台。Anthony 望著師大分部的校園說:「You’ve got some place! 你這地方真不錯!你介意我們樂團來這討論的事情嗎?」小店的 Eddy 回答:「歡迎啊!很多客人都這麼說,上次還有一群搖滾樂迷來辦欣賞交流聚會呢!」

玩音樂的人常背著大包小包在身上,除了考量要跑得動知名音樂編輯軟體 Pro Tools ,為自身攜帶方便,Kader 決定購買 PowerBook G4 12-吋,做為他人生的第一台 Mac。當時 ADSL 才剛推行不久,公共場所有提供 WIFI 無線上網的地方不多,Kader 在師大語言中心的法文課下課後,常帶著新買的 PowerBook 來小店上網,有時他會給大家看他為樂團設計的海報和專輯封面。

小店一行五人受邀參觀表演
2005 年的萬聖節夜,小店受邀到西門町觀賞他們的 Live 表演。一行五人走進香菸遙繞的場地,見台上三五骷髏驚聲尖叫,叫最大聲的主唱 Andy 縱身跳入台下人群,數不清高舉的手自動撐起他骷髏裝包覆的身體,再傳回到舞台上,骷髏躍起又是一陣尖叫。經歷狂駭後,小店五人只剩下一名平日有在聽重金屬樂的工讀生在場,其餘四人皆帶著耳鳴先行離開。想不到白天教書的斯文洋人,晚上全變成聚眾咆哮的洋鬼子,真是 TMD 有趣!


The Deported 主唱真遭驅逐出境
2006 年,Kader 來小店給大家看上次表演的照片,他告訴大家,主唱 Andy 因護照簽證過期,被海關遞解出境,加上外事警察最近常扮觀眾在台下蒐證,短期內樂團無法做現場表演。Kader 自嘲,「The Deported 真的被遞解出境了!」台灣的 Jeff 也因準備考試不便繼續玩團,Anthony 也要去結婚生寶寶了,似乎天下沒有不散的樂團。對了,deported 這字的意思就是驅逐出境。

2007
年,Andy 從瑞士回來,團員又再度相聚敘舊,大家有意在娶妻生子變老前,來一場終身難忘的亞洲巡迴表演,第一站是日本。



2008 紅包表演團成立...


The Deported 在結束 2007 年初的亞洲巡迴後團員就各自鳥獸散...剩下 Kader Anthony 二人偶爾參加零星的湊團表演活動。Anthony 剛結婚也快當爸爸了,Kader 被前台灣女友嫌他錢賺不夠多而分手失戀,在現實和歲月的磨練催促下,他倆決定暫時放下年輕人純粹自 High 鬼叫的重金屬或龐克樂, 改演奏婚宴喜慶場合普羅大眾愛聽的法國香頌,如此方能在玩音樂的同時賺取一點外快。來自法國的 Kader 想到中國的喜慶節日第一個聯想就是紅包,The Red Envelope 紅包順理成為喜慶表演團團名。歷經半年多次試鏡,紅包終於尋覓到合適的女主唱。2008 年開始一週二次練習演奏香頌曲目。許多團務工作錄製試聽片、製作名片、文宣、海報⋯ 此時,除了貝斯和吉他,PowerBook G4 12-吋已成 Kader 不可或缺的工具。


先就此打住,有空再寫...